暗夜铭

乐乎印品:

乐乎印品「手机壳定制即将全面上线 - 送出50个免单名额,邀你来体验

手机可能两年换一次,而手机壳可以天天换!乐乎印品推出手机壳定制服务,特邀LOFTER用户进行公测。安卓用户已可在线体验,iOS用户还要再等几天哦~

8月29日前在LOFTER推荐/转载本文即表示报名参与公测,随机抽出50个免单名额,每人获得一张0.01元手机壳定制券。

安卓用户抢先体验>>

公测商品:

手机壳定制

活动详情:

1、在LOFTER内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随机选出:50个“0.01元体验”机会 

2、推荐或转载本文即可获得一张手机壳定制7折优惠券,人人有份

3、获奖名单和优惠券将在iOS端手机壳定制服务上线后,由 @乐乎印品 公示并以私信形式发放。

4、参与公测的用户在收到手机壳后,到LOFTER晒单并打上#乐乎印品#标签,还能获得晒单礼券。

安卓用户抢先体验>>

5

  蓝染惣右介的叛逃给尸魂界带来了极大的影响。除了被杀死的四十六室,尸魂界一下子损失了三个队长,六番队正副队长重伤,七番队、十番队队长重伤,其余各番队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损失。而背叛者下属的三、五、九三个番队,吉良伊鹤和桧佐木修兵倒是没怎么受伤,却也都深受打击。五番队三席雏森桃无法从温和的队长背叛了大家,自己甚至差一点就死于最尊敬的人之手的打击中恢复过来,至今仍然在四番队修养。而最应该深受打击的五番队副队长平子真子反而是这些被留下的人中最为冷静的一个。


  “下面的可是五番队副队长平子真子?”四十六室的更替速度简直超出了平子的想象,比起仍然空缺队长的三、五、九番队,在尸魂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四十六室就重新组成了。


  带着压抑灵力的道具,双手被制住,斩魄刀被收走,饶是如此,平子的脸上还带着笑容,他微微点头,道:“是我没错。”


  坐在席上的总队长发出一声不满的训斥,遮盖了面容的四十六室的长老声音嘶哑:“平子真子,身为尸魂界罪人蓝染惣右介的副官,关于你在此次事件中的行为有什么解释吗?”


  “没有~”拖长了的关西腔里满是漫不经心,这种态度无疑惹怒了位高权重的长老们。


  “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那么你将被尸魂界视为罪人蓝染的同伙。”长老的心情并不好,将叛徒的副官召唤前来调查是例行公事,可惜副队长们都不怎么给面子,前者吉良伊鹤涉嫌帮助原三番队队长市丸银的行动,且对于尸魂界想要安排给市丸银的额外的罪名的反对,后者平子真子直接就是这么一副懒散的态度,而可恨的是这一位出身贵族,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还是挺难发作的。


  “我不过是发现了不对劲然后追上去而已。”平子道。


  “那你怎么解释蓝染对你手下留情呢?”长老冷声道。


  “关于这一点我想我可以替平子副队长解释一二。”坐在一旁的卯之花烈柔声道,“在蓝染诈死的期间,平子副队长曾经质疑过死者是否为蓝染本人,但当时所有检查都证实了,‘尸体’为蓝染本人,也是因为平子副队长的质疑,我才在之后的反复检查中发现了疑点。其次,在我和勇音赶到四十六室时,平子副队长正和日番谷队长一起,试图阻止蓝染的叛变。”


  “那又怎么解释日番谷冬狮郎身受重伤,而作为副队长的平子真子却仅仅只是轻伤呢?”上座的长老反驳道。


  “并不是所谓的轻伤,镜花水月贯穿了腹部,虽然避开了脏器,这种伤势对于死神来说的确算不上重,不过造成这样的结果并非蓝染的手下留情,而是平子副队长的斩魄刀的能力吧。”卯之花烈解释道,“因此我判断平子队长并非尸魂界的叛徒——蓝染那边的人。”


  “哦?斩魄刀的能力?”长老转向平子,“平子副队长对此说法可否有疑问?”


  “是,因为逆抚的缘故导致了刀伤位置的改变,这点卯之花队长的判断没有错。至于其他,我并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平子回答道。


  “老夫倒有个问题想问,平子真子,你是何时发现蓝染不对的,为何发现不对而不上报。以及你又是何时掌握了卍解的。”山本总队长盯着平子,发问道。


  “当然是在见到蓝染的第一面啊。”平子扯出一个微笑,“所有人都觉得蓝染队长是个温和的大好人,但是在见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直觉并非如此,虽然试图调查但一直并未获得相关证据,不过是下属对于长官的怀疑,没有证据并没有上报的理由。至于卍解,很多年前就掌握了。”


  长老们窃窃私语着,最终,其中一位还是发话了:“关于五番队副队长是否叛变一事的讨论结果为,未叛变,五番队副队长将由平子真子继续担任。”


  *


  “阿勒阿勒,真是令人紧张的气氛呢。”被卸下压抑灵力的道具,出了四十六室的大门,平子就垮下来肩膀,感慨道。


  “身为护庭十三番的副队长这算什么样子!”走在前面的山本总队长冷喝一声。


  “老爷子不要那么严肃嘛,会吓到小孩子的。”披着花外套的京乐春水笑嘻嘻地插话,“小真子瞒得真紧啊,什么时候会的卍解都没人知道。”


  “因为很麻烦啊,逆抚那家伙超级难搞啊。”平子手划过斩魄刀,吐槽道。


  “既然真子已经熟练掌握了卍解,那么对于成为队长有什么想法么?”浮竹十四郎问道,如今尸魂界三个队长叛变,留下了队长职位的空缺,已经熟练掌握了卍解的平子真子的确是个适合的人选。


  “好麻烦的啊。”平子又垮下了肩膀,“嘛,我回去处理队务了。”


  摆脱了队长们的唠唠叨叨,平子也不想去处理队务,便跑出买了几个小点心,一路瞬步到了四番队的治疗室。


  闯入静灵庭的旅祸中有个治疗能力特别出众的小姑娘,可惜再出众的治疗术都没有办法治愈心灵的创伤。站在雏森桃的床前,看着女孩子哪怕是睡梦中仍然紧蹙的眉头,平子有些心疼。雏森桃是个非常优秀的席官,实力颇为不错,尤其是一手文书处理的方法,完完全全继承了蓝染的风格,比起他这个经常逃班任性过头的副队长,雏森桃就是工作踏实,认真可靠的典型例子。


  原本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因为这样的打击显得苍白而又虚弱,差点死在自己憧憬的对象手里是致命的打击。平子将点心放在少女的床头,叹息着坐了下来。


  “平子副队长?”感觉到人的靠近而醒来的雏森桃轻声道。


  “是我,桃桃。”伸手为少女掖好被角,平子继续道,“你安心养伤,番队有我在。”


  “平子副队长不难过么?”雏森语调带着悲伤,“为什么?为什么蓝染队长要叛变?为什么明明是队长最亲近的人,你却不悲伤呢?”泪水顺着少女的脸颊滑下,沾湿了被角,这几天的一切已经超出了女孩子能够承受的范围。


  怎么可能不难过?虽然知道蓝染不像表现的那么老好人,但是几十年的相处,感情是真的存在的啊,哪怕看上去再不在意,心里也是有痕迹存在的。


  “乖乖养伤,我在五番队等你回来。”最终,平子还是没有回答雏森桃的问题,只是留下了点心,离开了四番队。


 

4

  哪怕早有预感,可是结局来的这么快还是超出了平子的预料之中。静灵庭各处混杂的战斗中的灵压,队长与队长间的刀剑相向,在这一片混乱中,雏森桃又一次跑出了队舍,小姑娘是个非常执着的孩子,在她认定了日番谷冬狮郎是杀害了她尊敬的队长的人后谁都无法改变她的看法。在找到机会后,她轻易就破坏了日番谷冬狮郎给她下的保护结界,暗自跟踪了上去。


  当追踪雏森和日番谷他们的灵压来到四十六室的平子看到的是令他惊诧万分的景象——尸魂界的四十六位贤者已经全部死亡了,而从血迹看,死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顺着阶梯往前走,平子感觉到了一道异常熟悉的灵压,哪怕是闭着眼睛,他也不会认错。


  “小心啊,桃桃!”平子顾不得多想,瞬步上前,一手扯住雏森桃的衣领向后丢去。镜花水月擦着雏森桃的胸口划过,留下一道血痕,“蓝染……队长?”被这神发展彻底震惊了的少女只能喃喃喊着她憧憬的队长的名字,然而胸口的疼痛和仍然滴着血的镜花水月让他几乎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为什么……为……为什么?”少女近乎崩溃的大喊,“为什么会这样啊?”


  “喂喂,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吧?”平子真子挡在雏森身前,逆抚已经出鞘指向蓝染,“真是抱歉呐,看着漂亮的女孩子在我面前受伤还真是做不到呢。”


  “不愧是真子啊,还真是敏锐的可怕。”蓝染微笑道,这是他第一次用名字来称呼平子,“说起来一直想问,真子到底是怎么发现我的不对的呢?”


  “当然是,从一开始啊!”平子握紧了逆抚,扯出了一个笑容。


  “哦?我该称赞一下真是可怕的直觉吗?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呢。”蓝染甩去镜花水月上的血迹,想要动手却他、又停顿了一下,“阿勒,看来又有不速之客了呢。”


  “这不都在你的计算之中么?”平子囧着脸吐槽道。


  来的人是日番谷冬狮郎,倒地哭泣的雏森桃,已然被告知死亡却又活着的五番队队长,一脸严肃举着刀和队长“对峙”的五番队副队长,加上袖着手一脸看戏表情的三番队队长简直构成了静灵庭年度大戏。


  大红莲冰轮丸冰冷而又强大的灵压骤然升高又倏忽跌落,拥有天才之称的十番队队长日番谷冬狮郎竟然抵不住蓝染的一击,平子真子跪倒在地上,用逆抚支撑着身子才勉强没有倒下,腹部的伤口有鲜血潺潺流下,汪出一滩浅浅的血坑。


  “哦,这是真子斩魄刀的能力么?这一刀本该是对准胸口的呢。”蓝染的表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可说出的话却是令人毛骨悚然。


  “切。”平子吐出一口血水,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候,一道温婉的女声响起,“你真的是在这里啊,蓝染队长。不,现在已经不能用‘队长’来称呼你了。大逆不道之人——蓝染惣右介。”


  卯之花烈来的很及时,作为静灵庭老资格的队长之一,她的实力深不可测。蓝染完全没有做坏事被抓的紧张感,而是像平时见面一样打着招呼。


  卯之花说出了关于怎样找到蓝染的判断,却被蓝染揪出了其中的两点错误。在解释完后,蓝染使用了道具,带着市丸银转移了空间。


  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拖着斩魄刀,平子向卯之花烈咧嘴一笑:“还好卯之花队长来了呢。”


  “平子副队长还好吧?”卯之花烈微微一笑,“看上去我该恭喜你完成卍解了?”在不说出始解语的情况下使用斩魄刀的能力,只有卍解后才能做到。


  “这种事情早就能够做到了啊。”平子满不在乎地说,“勇音小姐,往双殛那边感知吧,如果说露琪亚桑的事件是事情的开端的话,往那边感知错不了。”


  “平子副队长这是打算往双殛去么?”卯之花烈柔声道,“身上的伤没问题吧?”


  “并没有伤到要害,肉雫唼的特殊照顾我怕是无福享受了。”


  *


  当平子赶到双殛之丘时,蓝染已经被四枫院夜一和碎蜂控制住了,南门北门和东门的三位守卫被操纵着向夜一攻去,却被从天而降的志波空鹤挡了下来,松本乱菊和修兵出现控制住了市丸银和东仙要,或者说两人并没有做什么反抗就被轻易制住了。就在众人以为已经成功制住反叛者的时候,蓝染却笑了起来:“时间到了呢。”


  夜一反应极快地后退,天空被撕裂,大虚降下反膜之光,蓝染等三人随着降下的反膜去往了虚圈。


  


  


  


3

  “蓝染惣右介,五番队队长已经身亡。”平子真子进入四番队队舍时听到的就是卯之花烈这样说。


  “打扰了,卯之花队长。”平子低头行礼道,对于这位资历极高且深不可测的队长,他一向颇为尊敬。


  “平子君,你来的正好。”卯之花烈微微回头,“蓝染队长的遗体检查已经出结果了,虽然怀疑过是否为义骸,但很可惜,事实是他确实已死亡,这就是最终的结果。”


  “这不可能!”平子一下子抬起了头,看向用白布覆盖着的蓝染的“尸体”,男人安静地躺着,仿佛睡着了一般。“我失礼了,卯之花队长,实在是队长的遇害的疑点太多了。”


  “哦,平子副队长这是在怀疑我的判断么?”卯之花烈笑的温柔,然而却难掩其中的压迫力。


  “不,我只是觉得无声无息在静灵庭内杀死一位队长这种事情真的是旅祸可以做到的么?”平子手指无意识地划过逆抚,回答道,“在旅祸出现时,我感知过他们的灵压,除了其中一位的灵压的确很高,其他的都只能说是一般,而灵压最高的那位那种毫无顾忌散发的灵压,到底怎样才可能在那么多队士的眼皮子底下摸进队舍,并且杀死一位队长呢?”平子垂眸道,“无声无息的将蓝染队长杀死这种事,我觉得哪怕整个静灵庭都没人能够做到。”


  “从理论上的确如此。但是如果下手的人是蓝染队长绝对信任的人呢?”一旁的九番队队长东仙要插话道。


  “静灵庭真的有人能够让蓝染队长绝对信任吗?”平子反问道,他自顾自上前,伸手掀开了盖在蓝染身上的被子,卯之花烈并没有阻止他这无礼的举动,而是柔声问道,“看出些什么了吗?平子副队长。”


  平子的视线划过蓝染的身躯,这具身体,他非常熟悉,甚至到现在,男人的肩头仍然残留着前几天自己留下的牙印。平子将被子盖回蓝染身上,手指微微颤抖着,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确认了么?”卯之花烈对平子这种不寻常的举动视若不见,只是柔声询问道。


  “大概确认了,是蓝染队长。”平子回答道,“但是……不,我没什么要说的了。”


  “既然如此,还请平子副队长回去稳定五番队的情况吧。”卯之花队长握着刀站起身,转而对另两位队长道,“两位可以归队去指挥了,我也要准备动身去前线了。”


  “麻烦死了。”平子略带不满的抱怨道,然而在看到卯之花烈温婉的笑容立马严肃了起来,“我明白了,卯之花队长。”


  *


  五番队的队务大部分被日番谷冬狮郎主动接手了,但是底下的队员仍然带着难以掩饰的不安。队长遇害,三席被监禁,唯一剩下的是一向不怎么靠谱的副队长。值得庆幸的是,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五番队的副队长平子真子出乎预料地扛起了五番队的重任。虽然队长遇害,但任务并没有减少,平子真子顶下了所有的压力,安抚人心,安排工作,一切井然有序地执行着。


  然而表面的平静并没有持续多久,五番队的队员就报告给了平子一个消息,雏森桃越狱了。不仅如此,原本禁闭中的阿散井恋次和吉良伊鹤也一并逃出了监狱。


  特别监禁牢被炸出了一个大洞,看守雏森的队士因为白伏的效果晕倒在地。“这也太夸张了吧?”平子不禁吐槽道,他完全想象不出,平时温婉可人循规蹈矩的雏森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先到一步的日番谷冬狮郎已经问出了想要知道的信息后便匆匆赶去阻止雏森桃。


  留下处理残局的平子很快感知到了冰轮丸上升的灵压,与之相比雏森桃的灵压显得异常的混乱。不祥的预感越发强烈了,当平子赶到日番谷冬狮郎和市丸银的战斗现场时看到的就是已经受伤晕倒在地的雏森桃,和先到一步挡下了神枪的松本乱菊。


  平子抽出了斩魄刀,刀尖指向市丸银,用一种保护的姿态站在了雏森桃身前,“我比较好奇,市丸队长到底是因为怎样的理由对我五番队的席官拔刀呢?”


  “哎,小真子你在说什么呢?明明是出手击伤雏森小妹妹的可是日番谷队长啊。”市丸银满面笑容说的话却让平子瞪大了眼睛。明眼人都能看出,对于日番谷冬狮郎来说,雏森桃是不一样的,要说日番谷冬狮郎对雏森下手,平子是绝对不信的,可是雏森伤口上残留的灵压又明明是日番谷的……


  *


  市丸银最终还是带着吉良离开了,雏森桃被带回了五番队接受治疗。“日番谷队长,您该给我解释下原因吧。”平子挡住了日番谷冬狮郎的路,询问道,“桃桃怎么说也是五番队的三席。”


  “遗书?你们看都不看就直接给桃桃么?”平子真子听完日番谷冬狮郎的解释也是无语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不做为证物寻找事件的蛛丝马迹,反而直接交给早就关心则乱的雏森桃让平子颇有些难以理解。所以明知道日番谷冬狮郎是关心雏森,平子也不由得吐槽起这个决定,“这种遗书完全不是蓝染队长的风格吧?再说了如果要说报仇,让桃桃去面对完全无法抵挡的对手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蓝染队长会做出的决定啊。”而要去制止市丸银的结论更是让平子觉得违和,“喂喂,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们觉得市丸银不是好人的?如果所有的一切事件幕后的推手是市丸队长,那么他为什么要表现得这么可疑?好像在故意误导我们一样。”


  对于这样的疑问,日番谷冬狮郎也找不出理由来反驳,但是目前所有的证据指向市丸银是现实,哪怕平子觉得其中违和的地方太多也没法反驳。况且,平子心中最为怀疑的对象,又确确实实被证实死亡了。


  日番谷冬狮郎带着乱菊离开了,十番队年轻的队长决心去阻止事件的发生,平子握紧了逆抚,无论如何……无论如何都要查明真相!


2

  担忧事情发展的雏森桃来到一番队时,除了得知平子已经回了队舍外,看到的就是已经满身是伤的恋次了。差点顶撞了朽木白哉的桃子遇到了已经成为十番队队长的日番谷冬狮郎,并且得到了“小心三番队”这么一个提示,也因为阿散井恋次的重伤,山本总队长最终宣布了全面战争也许要展开这样的结论。


  回到队室不久,总队长的特别命令就来了,准许带刀和准许完全解放斩魄刀这样的命令无疑显示了事态的严重性。副队长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队务室里只留下接到命令的雏森小姑娘陷入了深深的不安之中。“小心三番队”这句来自日番谷冬狮郎的话不时在雏森脑海里回荡着。


  *


  “出来。”此时玩忽职守的五番队副队长正蹲在墙头看着天,明明周围空无一人,少年却突然正色起来,对着身后说道。


  “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敏锐啊,小真子。”出现在平子身后的是一只黑猫,金色的瞳孔神采奕奕,“哟,你已经是副队长了啊。”


  “为什么要回来?”平子没有接话,反问道,“一百一十年前叛逃尸魂界的前二番队队长——四枫院夜一。”


  “啧啧,明明之前都是叫我夜一姐姐的啊,小真子长大了居然变严肃了啊。嘛我只是顺路看看你,另外——小心蓝染。”语毕,黑猫就消失在了平子眼前。


  “切,这种事情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啊。”对着空无一人的巷子,平子手握上斩魄刀,低声自语道。


  *


  明明有着异常浓重的不安的感觉,仿佛风雨欲来。平子坐在队舍的榻榻米上,纤长的手指抚摸着逆抚的刀鞘,说来可笑,做为一个副队长,他连完全信任自己的队长都做不到,作为一个生命悠长的死神,他经历的还是太少,也太过顺利了。出生就拥有极高的灵压,入学时便达到了席官的实力,虽然在校表现平平,却尚未毕业就被番队队长看重,成为高位席官,并在前任副队长升职后接受副队长这一职务。在众人眼里顺风顺水的升迁过程对于平子来说却算不上多么愉快。性格自由散漫的平子实际上心思细腻而又敏感,加上他有着一把酷爱骗人的斩魄刀,斩魄刀在第一次见到蓝染时颤抖了起来,这样不寻常的表现无疑让平子对蓝染多了几分警惕。


  怀疑和动摇,不信任与试图信任,理智告诉平子,蓝染是个温和可靠的队长,做为副队长他应该信任他,辅佐他,而直觉却在叫嚣,别信他,别信。纠结的心态,亲近而又疏远,再后来稀里糊涂有了超出队长和副队长的关系,对于蓝染,平子仍然是带着怀疑。尤其是在他开始追查一件尸魂界的陈年旧事后,对于蓝染的怀疑更深。一方面试图亲近,一方面又心怀疑虑,因此五番队的队长副队长的关系从来不是众人眼里温和的队长对年少的副官的纵容与宠溺,而是在正常的关系之外,夹杂了情欲,充斥着怀疑的奇异的平衡。


  攥紧了逆抚,平子闭上眼不在多想,他总有一种预感,想要知道的答案大概快要得到了。


  *


  清晨,少女的脚步声惊醒了睡梦中的平子。乖巧聪慧承担了大部分副队长职务的可靠的三席小姑娘匆忙赶去集会场,被吵醒的平子匆匆将长发扎在脑后,一种不好的感觉让他难得勤快地向集会低赶去。


  少女的惨叫划破了静灵庭清晨的寂静。“桃桃?!”平子脚下一顿,飞快地向发声地赶去。


  娇小的女孩子因为极度的震惊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从额角跌落,眼睛瞪着前方的墙壁。顺着少女的目光看去,五番队的队长蓝染惣右介被一把斩魄刀高高钉在墙上,暗红色的鲜血顺着墙流下,形成一道蜿蜒的痕迹。


  “蓝染队长!”少女绝望地哭喊着,让赶来的副队长们纷纷露出不忍的表情,而与少女形成了鲜明对比的是比其他副队先一步赶来的五番队副队长——虽然收敛了一贯漫不经心的表情,却在雏森的对比下显得冷静的可怕。


  “干嘛呢!大清早的嚷嚷什么?”三番队队长带着京都腔的声音响起,惊醒了尚处于悲愤中的雏森桃,“小心三番队,尤其是……”日番谷冬狮郎的话仿佛在雏森脑海里回荡,“是你吗?”愤怒的女孩子为了给尊敬的队长报仇选择了向另一位队长拔刀。


  作为三番队的副队长,吉良毫不犹豫地拔出了斩魄刀,面对同期的好友。然而少女的刀在半途被截了下来。出手的是平子,看上去颇为纤细的右手以一种难以反抗的力道牢牢握住了雏森的手腕,“桃桃,冷静点。”平子的音调里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然而丧失了理智的少女压根顾不上这些,“弹开吧,飞梅!”火球挟裹着少女的愤怒向市丸银袭去,却被吉良拦了下来。侘助随之始解,旧日的好友因为立场的不同而陷入了对峙。


  十番队队长的出现打破了对峙的局面,在将雏森和吉良双双抓起来后,为了青梅竹马的雏森,日番谷冬狮郎对市丸银说出了“如果雏森有什么不测,我会宰了你。”的狠话。


  雏森桃最后被关在了五番队的第一特别拘禁牢,松本乱菊奉命带来了来自蓝染队长的“遗书”,而此时他们并不知道,这只不过是蓝染的计划中的一环。捧着队长的遗书,少女含泪阅读,并从中发现了自以为的“真相”。


  “乱菊小姐,桃桃她还好吧?”站在牢门外的平子看到乱菊的身影,忙开口问道。“受了挺重的打击呢,希望蓝染队长的遗书能安慰下她吧。”松本乱菊叹了口气道。“希望如此吧。”不过总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呢。平子真子心道。“嘛,乱菊小姐,桃桃就拜托你多照顾了,我现在去一趟四番队。”“嗯,放心吧。”松本乱菊笑着点点头,同意了。

1

  月亮已经挂在了半空中,五番队的队长室还亮着灯。偶尔来往的死神都多少会感慨下认真负责的队长大人和总是漫不经心推脱队务的副队长。

  

  然而队长室里却是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情景。五番队的副队长平子真子衣衫散乱,副官章倒是稳稳当当系在右臂,从不离身的斩魄刀被丢弃在不远处,金色的马尾垂到了桌上,少年过于纤细的身躯被上方的男人牢牢掌握,潮红的面色和压抑的呻吟显示这样淫糜场景绝不该出现在严肃的队长室里。位于平子上方的男人衣衫整齐,披着白色的羽织,如果忽略他的所作所为,光从表情看,大概谁都会觉得蓝染队长不过是在照常处理番队的文件。

  

  墙上的时针已经走过了一格,队室里的情事也到了尾声,随着男人炙热的液体在体内爆发,平子已经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他放弃了思考,放任意识陷入了沉睡。

  

  *

  

  “看够了么?银。”随手用羽织盖住平子赤裸的身躯,蓝染披上衣服,对着空无一人的窗外说道。

  

  “嘻嘻,蓝染大人还真是敏锐啊。”一道高挑瘦削的身影仿佛突然出现在了队室,羽织背后的“三”字表面了来人的身份,“蓝染队长对副官还真是‘疼爱’呢~”市丸银眸光划过沉睡的平子,暧昧一笑,“真有点好奇,当一切照计划实施时,平子副队长的反应呢~”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市丸银消失在了队室。

  

  看着自家副队长,蓝染勾出一抹邪魅的笑容,平子真子,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毕竟这么有趣的宠物还是很难找到的啊。

  

  *

  

  平子真子从沉睡中醒来时,身边已经一片冰凉。那个昨晚还与他在队长室翻云覆雨的人已经离开了。是什么时候和自己的队长有了这样的关系呢?平子抬手捂住了眼睛。作为五番队的副队长,平子真子和蓝染惣右介的关系很是有些微妙。作为副队长的平子真子,本该全心全意的信任他的队长蓝染,然而平子天性敏感,又有一把特殊的斩魄刀,他总是直觉的认为蓝染并不像他的表现的那样温和宽厚,反倒是个极会骗人的家伙。

  

  然而从真央灵术学院毕业,平子真子被安排进入了五番队。并且意外地得到了蓝染的格外照顾。很快,他由一名普通的死神成为了五番队的席官,并在五番队副队长市丸银升任了三番队队长之后。被任命为五番队的副队长。出于想要找出男人的真面目的微妙想法,平子并没有拒绝成为五番队的副队长。随着时间的推移,平子更加确定了自己起初的判断。他能够敏锐地感觉到,男人似乎已经察觉了他的想法。本来以为说不定会被杀人灭口的平子,却不知怎么和男人有了超越了队长与副队长之外的关系。

  

  了解的越深,他就觉得男人就越危险。一边寻找着男人的真面目。一边懒懒散散地履行着副队长的义务。静灵庭谁不知道,五番队有一个过度懒散的副队长和总是纵容着他的队长。八番队队长京乐春水,总是调侃着说:“蓝染队长啊,你快把平子副队长宠坏了。”

  

  警报声打断了平子是思绪,这个声音,是旅祸。灰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光芒,能够打破现世与尸魂界的通道的,也就那么一个人了吧?

  

  “警戒令么?”平子坐起身,闭眼凝神感知起静灵庭中的灵压,接近白道门的灵压有不少,吉良伊鹤,佐桧木修兵,还有一道差点被忽略的灵压,是市丸银。不,还有一道灵压,虽然压抑到了极致但仍然充满了熟悉的感觉,到底是谁呢?还没想到熟悉在哪里,平子就因为市丸银骤然升高的灵压打断了思绪,市丸队长都始解了,那么旅祸也就没戏了吧?抱着这样的想法,平子停止了感知,又倒头睡了过去。


  还没睡熟,静灵庭的广播又一次响了起来,这次是通知各队长开始紧急会议,连同副队长都被要求带上副官章前去二号侧臣室候命。


  随手将长发扎在脑后,匆匆跑出门,顺带安抚了惴惴不安的雏森桃,靠墙立在屋内的平子半眯着眼睛,听着几位副官的议论。


  “我说真子你就一点也不担心吗?”一头红发的阿散井恋次拍拍平子的肩膀,问道。恋次是平子曾经在真央的学长,在平子初入五番队时也称得上是前辈,不过之后恋次被调动到了十一番队,最近又调去了六番队成为副队长,平子则是在入五番队第一年就取得了席官的位置,几年内被升任了副队长。


  “有什么好担心的,有那么多队长在呢。”平子毫不在意地挥挥手,“不过是几个旅祸,至于这么紧张么?”


  “真子你还真是完全不紧张呢。”一旁的乱菊也凑了过来,“难得聚在一起,一会去不去喝一杯?”


  “我说如果没点本事也没法侵入尸魂界吧?你们也稍微认真点啊。”七番队的副队长射场铁左门卫有些无奈。就在这时警报又一次响起了。


  众人纷纷冲向门外,惊讶的看着静灵庭的天空,一个不明的球状物体正在冲撞着保护静灵庭的遮魂膜。“那是什么?”所有人心里都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那球状物撞在遮魂膜上便停了下来,“什么鬼啊。”平子仰着头自语道。“撞上却没有消失,这说明那是密度极高的灵子体。”站在他身前的蓝染不知道是不是在解释还是单纯的评论。很快,那闪光的球状体分散成了几个部分,落向了静灵庭四处。


  *


  平子真子并没有和鸡血上脑的恋次一样冲出去找所谓的“旅祸”,懒散地倚着墙,半闭着眼睛似乎对总队长那里的会议毫不担心。“平子,阿散井呢?”三番队的副队长吉良伊鹤看到平子后急忙询问道。


  “恋次啊,大概去找旅祸了吧。”平子指指地上六番队的副官章,“诺,就留下了这个。”


  “说起来他最近似乎很担心朽木的事……”吉良低声道,“我去找找他,尽量不被队长发现。”


  “随便你把。我先回队舍了,看上去也没我们什么事情了。”平子挥挥手,往五番队的队舍走去,“对了伊鹤,如果你打算去找恋次,我建议还是往忏罪宫方向去看看比较好。”